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協會動態

南方都市報專訪謝泓會長:零配件出口企業做國產替代的機會來了

2020-04-17 來源:本網
分享:

  編者按:早前,廣東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與南方都市報聯手,參與了“托舉2020”系列活動。近日,南都對省促進會會長謝泓進行了專訪,本文轉載自南都“百業復工復產 托舉2020 ”系列報道第6期,全文如下:


  最近兩個月,廣東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格外忙碌。

  2月初復工復產后,就與南都聯手,進行了題為《廣東中小企業復工復產后如何才能活得更好》的專題調研,調查結果出來后,引起了省委領導的高度重視。

  與此同時,為了和500多家會員中小企業攜手應對疫情帶來的經濟沖擊,協還召開了30多場涉及各個行業的線上研討會,就企業數字化轉型、新零售和新技術方向等議題,和各行各業的專家一起思考和尋找疫情下的行業新變化和新機會。

  這種積極的態度很快有了回應:面對可行的商業新機遇,會員企業行動起來湊設備、湊資金找地方準備落地試點。

  近日,南都記者專訪了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謝泓,聆聽他對疫情下的產業觀察和思考。

  

3月10日下午,廣東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召開疫情防控第四十場新聞發布會。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謝泓受邀出席會議,向現場記者介紹了促進會和南都等單位合作進行的專題問卷調查結果:“受訪的近200家企業中,約2/3企業認為疫情會促使中小企業加快業務模式創新或產品創新,它們對未來發展中的市場拓展、數字化轉型、在線學習等方面有較強需求……”


珠三角外貿企業自救之路在于內需

  南都:你怎么看目前廣東的外貿型企業目前面臨的困境?他們的出路在哪里?

  謝泓:現在歐美疫情擴散確實對外貿沖擊很大。最近我們很多會員企業的外貿業務都停了,5月份以后的訂單就不執行了。5月之前的訂單,(是因為)有些合作很多年的商業伙伴,出于維護關系的考慮還繼續執行。

  面對這種形勢我們也在討論,如何讓做外貿的企業轉向做內需市場。當然這個過程肯定是比較難的,畢竟外貿和內貿生產線的架構不同。做外貿拿到訂單交貨就行,做國內市場相對會復雜。另外,國外的產業供應鏈體系比較平等,大企業不會認為供應商是靠我賺錢的就壓貨。相反他們會認為沒有穩定的供應商,就不能保證我的產品質量穩定。

  這次疫情的爆發,可能會讓中國有些產業結構打散之后再重建。疫情前是按照全球化來設計的,現在全球化出現一定程度的脫鉤,這肯定會部分破壞舊結構,但也會慢慢建立新結構。所以我覺得也不是沒有機會,現在國內人均GDP也有一萬美元了,很多國內消費力都是通過對外買買買滿足的,所以要把國內這部分消費升級的市場做起來的話,會是一個新的契機。 


全球化部分脫鉤后產業仍有細分機會

  南都:你剛才講到現在經濟全球化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脫鉤,在這個大趨勢下,廣東的對外經濟合作后續要怎么做?

  謝泓:其實在整體局勢出現一定程度的脫鉤后,我們依然可以和一些其他國家開展經貿合作,只要互相之間產業有互補性,合作能帶來互惠互利,肯定有國家樂意這么做。

  比如我們協會這幾年就在和意大利加強合作溝通。意大利的時尚產業全球知名,不過他們也是從傳統服裝產業轉型過來的。我們協會去了米蘭就發現,米蘭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也是傳統服裝的制造業中心,現在為何能變成時尚中心?

  我們去拜訪了意大利時尚周評委會主席大衛,他說,意大利過去的轉型過程可能就是未來中國的轉型過程。他現在經常來廣東,最近他也在跟南海的家具、白云區的化妝品、越秀的服裝這些產業談合作。

  我們協會也在和他探討如何重新整合中意雙方的產業鏈?,F在很多意大利中小企業其實很想進入中國,又怕實力不夠,無法承受進入之后在廣告、營銷、售后等各個環節的大量投入。其實這些意大利中小企業也是給國際大品牌做代工,品質也很好,所以我們想和他們建立一個合作機制。

  你看意大利有設計和品牌優勢,我們有市場和規模優勢,可以先進來合資在廣東制造產品返銷到全球,中國制造有量的優勢,我們市場大,什么產品做成熟了量一上去成本就下來了,這樣做的產品品質好價格還低,肯定在全球有競爭力。


零配件供應商有機會向集成商轉變

  南都:這次疫情對于廣東產業變化的深遠影響,你覺得會有哪些?特別是這幾年經濟全球化進程遭遇的阻力,會不會因為這次疫情被強化?

  謝泓:現在大家都在思考,這次疫情暴露的珠三角甚至國內產業結構的弱點在哪里,我最近發現好幾個商業案例都在指向同一個地方:就是國內對外代工的模式下,大家都是在做各種各樣的配件,最后導致我們的產業集成水平不行。

  我們協會有一家會員企業,是佛山一家工業精密器件企業,給飛機船舶做零部件,技術很好,我們國家的極地科考船雪龍號上都用這家企業做的零部件。之前他們給國外供貨,就是接個訂單然后生產配件發貨出去,至于最后被用到哪里他們也不知道。

  這兩年因為對外貿易環境的問題,國內很多海上石油勘探設備無法進口,國內石油公司就需要找國內產品替代,最后發現佛山這家企業能做海上石油探勘設備的關鍵零部件,于是就給他訂單,最后又從關鍵零部件慢慢擴展到讓他做成套設備。

  之前國內石油公司的海上石油勘探設備都是成套進口的,就算國內能做關鍵零部件也不敢用,怕國外的設備供應商不提供后續技術服務,沒想到最后在對外貿易環境變化的形勢下,把國產替代慢慢做起來了。

  所以我們也在思考,怎么樣才能讓珠三角和國內做國外訂單的企業,慢慢從關鍵零部件擴展成系統集成商。

  南都:你說的這種從單純的供應商變成為產業集成的服務商的變化,現在有沒有一些已經做成的商業案例?

  謝泓:有。我們有一家會員企業是大型通信企業的供應商,他原來是做發電機的,有天忽然接到通信企業的要求,問能不能做熱成像儀,因為疫情期間要給員工測體溫,訂做這個后要給下面很多辦公室安裝。我們會員企業好奇地問:“為什么找我們?”

  原來比較主流的熱成像儀廠商,不在這家通信企業的供應商體系里,而這些主流廠商訂單多得忙不過來,根本無暇顧及他們。我們這家會員企業,在通信企業的供應商體系里評價很高,服務響應很快,所以就帶著試一試的態度,問他能不能做。

  他一看,這個技術也不是很復雜就接了。一兩個星期就做出樣品,通信企業覺得不錯,一下子就下了一兩億元的訂單。這個單做完后,發現利潤空間還是很大的。按照未來的訂單量,等產能規模上去了價格還能降1/3。

  這個案例,也引發我們協會的熱烈討論。其實單一的小型供應商也可以圍繞客戶需求做集成創新,解決大企業創新效率和供應鏈管理的效率。而且通過集成,一方面解決了中小企業進入大企業供應鏈的門檻問題,另一方面還可以讓更多小企業專業化,更多地把精力用于技術和生產。

  大公司沒精力管太多供應鏈上的小企業,那就讓某一家當包工頭,把所有人集成到一起,這可能會是一個新商機和新方向。 


中小企業可抱團尋找新商機

  南都:就協會目前的調研看,對于那些在疫情下的中小企業來說,眼下有沒有什么新的發展思路?

  謝泓:最近我們有聽到中小企業在抱團尋找新商機。在我們舉行的一次電力的網絡研討會上,有一個專家說,分布式能源可能是一個新的生態。國內以前生意好的時候,企業不會去想這些。但趁這次疫情發生,大家反而會想:時機是不是到了。

  其實利用工廠建設分布式能源,在過去三十年里也有嘗試,技術上是沒問題的,就是經濟效益上有欠缺,主要還是靠政府補貼在推動。但是現在一些工廠被迫停工,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把能源管理做起來。

  比如廠房頂上用太陽能再加個電容,這樣可以把晚上便宜的電能儲蓄起來白天對外供應(工業電價晚上幾毛錢一度,白天一塊多),這樣就可以為工廠節省成本。

  現在有幾家企業已嘗試抱團發展這塊市場,各自提供各種電氣設備,共同湊出一套方案,然后尋找企業試點。

  如果真的能做起來,珠三角這么多工廠都是潛在市場,那就是一個很大的生意。而企業暫時停工的時候就儲蓄電能,在社會需要的時候對外輸出,就可能形成新的電力供應模式。 


采寫:南都記者 魏凱


麻将公式一定要背下来 选股票短线 新希望股票 北京股票开户 手机炒股行情软件 股票上升趋势线 资产配置基金管理 股票财经论坛 宝能股票代码 怎样认识股票k线图 中船科技股票行情